白开水还是冷的好

叶神明妃少爷罗洛金小吉痴汉
沉迷凹凸all茂all昴
出久真的好可爱啊QAQ
不黑不吹
腿肉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
从来没有填完过一个坑
有一个当画手的梦
可是连火柴人都不会画
争做一条永远躺在坑底的咸鱼
共勉
测试卷的坑估计会弃……寒假会开末日PARO的all金铃索……

【瑞金】发现老婆对自己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怎么办??急,在线等。(下)

○本文又名  “发现老婆和自己一个身份但是他没告诉我还瞒了我一年我非常生气然后一个生气之下艹的他三天下不了床他现在不理我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感谢姬友提供的大纲以及修改x

○人设崩崩崩崩崩,内心戏极为丰富的瑞总x

○可以跳过了一段打戏【手动滑稽】

○错字和病句以及bug都是孩子,所以必须揪出来暴打一顿

○要有面对流水账和渣文笔的强大心理防线

○废话比正文还多系列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上篇走(上)


4

  两人的掉马来的非常突然,突然到两个人在一分钟过后才反应过来对方的身份。

 

  格瑞觉得,创世神可能是知道他也成为脱团狗中的一份子之后就开始打击性报复,三天两头派一个任务,虽然不难,但是总会让格瑞离家好几天。

  他和金结婚三年,仔细算下来,他陪着金的时间零零碎碎加起来好像连三个月都没有。

  金也不生气,总是无条件的相信他各种的借口,然后每当他回来时,金就会开心的说“欢迎回来”。那个时候,格瑞就会觉得蹦波几天的劳累一瞬间全没了。

  今天,X月21号,创世神又下达了一个任务:保护黑市某首领今晚的生命安全。

  格瑞将任务资料粉碎,看着坐在一旁看动漫看的正起劲的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许多理由在他脑海里编缀成型,可是他就是说不出口,只能默默看着金。

  金注意到了格瑞的眼神,觉得这也许是个好机会,和他说自己要和同学出去看望一个教过他的老师,需要离开家几天。于是金装作不经意转头看到格瑞,然后问道:“有什么事吗?格瑞。”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道:“公司上面派我去法国出差,今晚出发,后天才能回来。”

  拙劣的谎言,可金却相信了。

  “欸,今晚啊。”金惊讶,“不能明天出发么?”

  格瑞摇了摇头。

  “那好吧。”金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我送你出门吧,路上注意安全。”

  格瑞从金的笑脸上看出了一丝难过。

  他也不想走的。

  干完这一单就干脆辞职吧。格瑞想,无论创世神同意还是不同意。毕竟一段人生只有多长,又有多少时间遇到一个真正爱着的人,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一些无意义的事情上呢?

  等成功辞职后,就和金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去哪里都行,到世界的各个地方去旅游也好,随便找一处地方落脚然后过上田园生活也不错。格瑞的内心不是一个小老头子,只是打打杀杀多了,才会觉得安稳更好。

  “我出门了。”格瑞说。

  “嗯!一路顺风!”

 

  大堂内的人三两成群不知在讨论些什么,年轻的妇人们牵着幼小的儿女在餐桌旁挑选着美味的食物,美丽的舞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要不是作为参与者明白底细,格瑞是很难想象出接下来这群人是要参加人体拍卖会的。

  天花板的上的吊灯发出刺眼的光,格瑞从进门起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打爆这盏灯的灯泡儿,顺便把设计大堂摆放的负责人也给暴揍一顿。

  然后下一秒他的想法就实现了。

  不知道从哪儿飞出来的子弹打碎了吊灯的一个灯泡,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从各个方向飞来的子弹使大堂变得越来越暗,直到伸手不见五指。

  宾客们对这种情况早已见怪不怪,唯有那些小孩儿们被突如其来的黑暗给吓到,放声大哭起来,这边哭累了那边哭,一起一伏,倒也挺有节奏的。

  但客人可没有闲暇时间去听小孩儿的哭声,一个一个冷静而又慌张的找地方藏匿,谁都知道,下一刻这里会发生什么。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意料之中的一顿扫射,也没有掀翻桌子椅子之类粗暴的举动,只有几声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格瑞早在第一个灯泡被打碎的时候便飞快的从人群中找到了那个需要他保护的任务对象,眼神警惕的扫视着四周——灯灭了之后就只能靠直觉了。

  此时正是凌晨2,3点,通常来说是连刚满月不久的小孩儿都陷入深沉睡眠的时候,整个天空都完全陷入了黑暗,对方肯定有备而来,这对没有灯光照亮的格瑞这方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格瑞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根据之前对大堂布置的记忆把那个保护对象送到了相对安全的客房里,同时又为了任务绝对的成功所以埋伏在不远处。他相信,对方一定会找到这个地方来的,不需要多久。

  果然,空气安静了一阵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急促的脚步声,他在一个一个房间的搜寻着,尽管那人将开门关门的声音控制到最小,可是在这静谧的楼层里却被硬生生地放大了数十倍。

  格瑞听见脚步声渐渐走近。

  五米。

  四米。

  三米。

  二米。

  一米……

  格瑞举起烈斩猛地挥了过去。

  对方对他的攻击似乎有些意外,被格瑞的那一击正好击中,也不知道打在了哪儿,不过格瑞倒是觉得无论打在哪儿那一击最少都会造成骨折。

  格瑞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哼,于是立马朝声音发出的方向冲去。他并没有可以掩盖自己的脚步声,对方察觉到之后立马做出了反击。令格瑞意外的是,对方的手中并没有拿上武器,而且交战一会儿之后,格瑞也发现对方其实也对黑暗的环境略不适应。

  他后退了一步,用烈斩朝他预判对方的头颅会在的位置挥去——

  没有击中。

  却好像从对方的头上落下来了什么东西。

  是一顶帽子。

  格瑞停下了动作,对方也停下了。

  不知道是谁举着手电筒路过这附近,白色的灯光无意间照亮了对方的头发。

  金色的。

  嘉德罗斯?格瑞第一反应那个鬼天盟的扛把子来了,可没道理对方没有带着大罗神通棍。那还有谁?格瑞禁皱眉头,他的脑袋中闪过了一个他认为绝对不可能的想法。

  “金?”他试探着问道。

  “……”对方沉默,没有说话。

  格瑞放下烈斩,朝对方走去,“是你。”毫无疑问的肯定句,“你应该在家的。”

  “那你呢?格瑞。”对方反问,“你现在应该在前往法国的飞机上。”

  相对无言。

 

  5.

  三天后。

  格瑞提着金色的饭盒推开了面前白色的门,躺在病床上的金此时正百无聊赖的拿着遥控器不断的换台,看见格瑞来了之后就放下了遥控器。

  “格瑞格瑞格瑞!!!今天我不要吃粥啦!”金大喊,“我要吃肉!红烧肉!”

  “不行!”格瑞果断否决,“医生说你现在暂时只能吃流食助于消化。”

  “不要嘛我不要嘛QwQ.”金摆出了一个“QwQ”脸。

  “乖,再多忍三天,出院了就带你去吃。”格瑞面无表情的打开饭盒,舀了一小碗白米粥,又从抽屉里拿出勺子,简单清洗过后挖起一勺粥,放在嘴边吹成温热之后递到了金的嘴边,金非常配合的吞了下去。

  金的右手在三天前骨折了,是的,就是格瑞挥着烈斩上去的第一击,刚好打中了没反应过来的金的右手,也正如格瑞所料,金的右手,骨折了。

  也不止这些,三天前格瑞在酒店认出金之后意外的没有生气,金也没有,两人都没有出声,冷静了一会儿之后决定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于是格瑞第一时间把金带到了一开始藏保护对象的地方,走进去却发现人不见了,两人就干脆放下任务准备促膝长谈的时候,任务目标出来了,拿着把枪从门外冲进来,对着房内就是一通乱打。

  好在两人的位置也算是一个死角,避开了许多子弹,再加之有格瑞的烈斩当挡箭牌,硬是没有一个子弹打在了他们身上。

  这也只能算是主角光环的幸运加成了。

  任务目标也是个聪明的人,为了确认两人的死活于是走进了屋子,对着开始打不到的死角各打了几枪,听到打在烈斩上而发出的清脆声响时便毫不犹豫的朝那个方向打出了所有的子弹。

  然后,被从后面来的一发子弹成功的命中后脑勺。这子弹的威力极大,打入目标脑内后就可以看见以弹孔为圆心,脑袋上出现了几道裂缝,然后裂开,掉落一地,场面惨不忍睹。

  格瑞放下手里的抢,朝金在的地方走过去。却发现烈斩倒在了地上,金在一旁耷拉着脑袋,左手紧紧的捂住腹部。

  格瑞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快步走过去发现刚刚那人有三枪刚好打到了金的身上,最轻的一枪打在了骨折的右手上,较轻的一枪打在了金的左手掌上面,最重的一枪,打在了金的腹部。

  格瑞生气了,眼底却是满满的心疼。

  他小心翼翼地抱起金,又飞速离开了这儿,朝离这个对方最近的医院冲去。

   手术室的红灯亮起,他走在椅子上,向创世神报告了任务失败以及要离开组织的信息,然后拿出金的手机给凯莉以及紫堂幻各发了一条关于金所处位置的信息。

  完成以上一切之后他闭上眼睛,将脑内纷乱的思绪规整。许多消息在他的脑海内有条不紊的排列着,最后却是组成了金与格瑞第一次相遇时的那张笑脸。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红灯灭了的时候创世神的通知也下来了,他见金还没出来于是便翻看了一下未知信息。

  第一二条是凯莉和紫堂幻的。

  第三条是创世神的。创世神首先表达了对格瑞这个人才离开组织的惋惜,然后是说明格瑞这次任务失败所需承担的责任(无非就是巨额赔款,虽然对于格瑞来说不算什么),最后祝格瑞与金百年好合。

  格瑞关闭了手机。

  金从手术室出来了。

  医生说金的骨骼清奇,而且也并没有伤害到特别重要的器官,经过抢救之后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

  一夜之后,金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普通病房。

  格瑞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听到医生说出院之前都只能吃清淡的流食之后觉得金肯定又会大闹一场。

   不过……

  格瑞看着眼前那个吃相极为夸张的金。

  他没事就好。

  因为格瑞说过,有生之年,格瑞要让金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END

* 关于为什么金和格瑞的任务对象三年都不是同一人:

   创世神和鬼狐天冲45°角望天表示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