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还是冷的好

叶神明妃少爷罗洛金小吉痴汉
沉迷凹凸all茂all昴
出久真的好可爱啊QAQ
不黑不吹
腿肉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
从来没有填完过一个坑
有一个当画手的梦
可是连火柴人都不会画
争做一条永远躺在坑底的咸鱼
共勉
测试卷的坑估计会弃……寒假会开末日PARO的all金铃索……

【瑞金】发现老婆对自己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怎么办??急,在线等。

○本文又名  “发现老婆和自己一个身份但是他没告诉我还瞒了我一年我非常生气然后一个生气之下艹的他三天下不了床他现在不理我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考完试终于浪回来的我

○BUG和错字都只是个孩子,请务必把他揪出来暴打一顿

○紫堂和金是友情向啊友情向!!!!

○又开始放飞的自我

○码字码到一半突然消失的灵感

○人物属于七创爸爸,OOC属于我【ps这次已经不是OOC了而是人设崩了】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1

  格瑞总是说和金相遇的这件小事他早就记不太清了。

  只记得那天也许是在下雨,因为他是全身湿透的跑进那个蛋糕店的。

 

  天气预报说今天不会下雨。

  格瑞把手中的伞放回了柜子里,穿好鞋子扛着烈斩就出了门,走在大街上也没有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早在他来这儿的一个星期前就散播了他是一个coser的谣言,即使带着把刀出门,所有人也只会认为他又在cos某个动漫人物。

  这让他的出行显得非常方便。

  今天的创世神格外的善解人意,往日一个人必须完成三单任务,今天却只用完成一单就行。

  或许是看到今天天气很好干脆给队员们放个假的吧,免得那些人被压榨过度而开始搞事。

  格瑞对于要完成多少单任务都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他觉得一天之中只要有三餐,睡觉,喝牛奶的时间就够了,反正他在这个世上是无牵无挂,闲下来反而会让他心慌。

  格瑞掏出了任务资料:

  目标:销毁鬼天盟中嘉德罗斯的武器。

  他把任务资料放了回去。

  不难。

  更好的是可以打发时间了。

 

 

  从上午六点到下午六点,整整十二个小时,格瑞才完成了任务,同时他的烈斩也被送去维修了。

  不愧是被称为杀手界第一的嘉德罗斯,要不是嘉德罗斯求胜心切,暴露了自身的弱点,格瑞说不定还要花更长的时间,代价可能也不止一把烈斩了。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感到有一滴水落在了他的头上。

  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

  雨势由小转大,还伴有轰鸣的雷声。

  他懊恼,心说这是天气预报第三次不准了。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偶有几个也不过是匆匆跑过,躲到某个地方希望这雨快点停下来。

  格瑞不慌不忙,瞄到旁边一家奶茶店后便走了过去。

 

  “啊——!凯莉你把蛋糕还给我!!”刚进店格瑞就听见一声喊叫,以及看见一个金发男孩正在抢黑发女孩手里的蛋糕。

  “紫堂!接着!”那个女孩把蛋糕放到了格瑞一开始根本没有注意的一个紫发男孩儿的手上。

  “紫堂——!把蛋糕给我!”金发男孩焦急道。

  店里面加上格瑞总共四个人,其中的三个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格瑞的存在,直到金发男孩儿把蛋糕抢回来的时候三人才发现有人站在了店门口。

  而且好像还站了很久的样子。

  气氛一时好不尴尬。

  足足十分钟过后,那个被称作凯莉的女孩儿才开口道:“欢迎光临,请问要点什么?”

  格瑞没有说话,站到摆满蛋糕的柜台前特别认真的问道:“有那种全部是用牛奶做成的蛋糕吗?”

  凯莉:“……对不起,没有。”

  “那算了吧。”格瑞离开了柜台,随意坐到了一把椅子上,“牛奶有没有?”

  “请稍等。”凯莉从冰柜里拿出一杯纯牛奶,放到微波炉里加热后端给了格瑞。

  “谢谢。”格瑞说,“真的没有全部是牛奶做的蛋糕?”

  “金——!”凯莉大喊,“全部用牛奶做的蛋糕有没有?”

  “哈?”先前那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回头,“当然有啦。”他用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看着凯莉。

  可格瑞觉得也许金是在打量着自己。

  “那你快去做啊!”凯莉说。“不要。”金果断拒绝,“我还要修改论文呢。”

  “嗯?你说什刚才雨声有点大我没有听见呢。”凯莉微笑道。

  “我说!”金鼓足了一口气,“你先去热点牛奶我马上去做!”

  “好孩子。”凯莉回到前台。

   “听到了吗?紫堂。”格瑞看见金迅速转身,将桌上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一张纸递给了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论文交给你了。”

  金比了个wink。

  对面的人不大乐意,“金你的论文本来就是我写的。”

  金假装没有听见,一个闪身缩进了后面的房间,然后凯莉也端着几杯和格瑞现在喝的一样的牛奶进去了,一阵噼里啪啦后,她带着特别开心的笑容出来了。

  屋外的雨还没有停,似乎还下的更大些了。天阴沉沉的,仿佛要倒塌一般。往常的格瑞在这种天气除非重要的、能保证万无一失的任务之外是绝对不会出门的,这种天气会给他带来不好的心情。

  但是今天的格瑞却并没有那种情绪。

  或许是因为有热乎乎的牛奶还有即将出炉的充满奶味儿的蛋糕吧。他想。

  金的动作十分迅速,没有一点拖拉的在格瑞的耐心范围内把蛋糕送上了桌。

  “好好享用。”金用那双眼睛看着格瑞。

  澄澈的、湛蓝的、满载笑意的,和今天早上的天空一样的眼睛。格瑞注视着金。

  金也注视着格瑞。

  有人说,羁绊的形成会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还有漫长的时间。

  可有时,却仅仅只需要一个眼神。

  那天的金头发因为论文的关系而变得乱糟糟的,即使戴了那顶黑白色的帽子也不能阻挡几缕发丝顽皮的蹦出。他的脸上还有写论文时不小心被笔划到的墨色痕迹和做蛋糕时沾到的奶油。奶油在他的左半边脸颊上距离眼睛大概五厘米的样子,黑色水性笔留下的痕迹在右半边脸颊上,一道在距离眼睛不远的地方,一道在嘴巴旁,还有一道在鼻子上。

  格瑞总说和金相遇这点小事他早就不记得了。

  可是你看,这不是记得非常清楚吗?

 

  2

  后面的事儿,包括和金关系的进一步加强,到后来的表白,到最后的结婚,格瑞是真记不清楚了。

  金说是格瑞先表的白,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

  金说是格瑞线求的婚,在一个白雪皑皑的下午。

  格瑞说是,金说的一切都是对的。金说地球是完整的圆形地球就是一个完整的圆形,金说他是一个学生金就是一个学生。格瑞曾经说过,金说的什么都是对的,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相信。

  和他混一个道上的人在听到他结婚,对方还是一个在校学生的时候都说他疯了。

  可是嘉德罗斯还有雷狮一群人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也许是相信格瑞的实力,又或许是因为他们觉得那条消息是假的,因为谁也没有看到过格瑞的伴侣。

  格瑞觉得自己正常的很,找到了心爱的人然后结婚,和他一起白头偕老,然后步入坟墓。

  也许他会先死,因为创世神对于能力高的人派出的任务总是高难度的,说不定在某一天金还在家里等他回来做饭的时候他就快死了。

  金也许会哭,会在知道他真实身份后大为震惊,然后找另一个女孩儿或男孩儿结婚。

  这些都是太长远的事儿了,起码格瑞现在没有死,活得好好的,而且为了保证不让金伤心他会尽可能的接一些危险级数低的任务。

  在有生之年里,格瑞要保证金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3

  紫堂经常会在半夜惊醒。

  自从金和那个coser格瑞结婚后,他就经常会梦见一个场景:画面中金哭的撕心裂肺,因为他的原因,格瑞被鬼天盟的对家给杀了——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为了威胁金。

  金会在那个梦里一直哭一直哭,哭到泪腺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哭到心如死灰,最后笑着对紫堂说:“我走啦,格瑞还在等我回家呢。”

  然后紫堂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金。

  每每想到那个笑容紫堂便会从梦中醒来,从心脏深处传出的酸楚感在短短几秒内会传遍全身,金的那张笑脸如同全息投影般在他眼前一下一下的闪着。直到天亮前,他才能重新安心的躺下。

  他和凯莉还有金都是从一个孤儿院出来的人,三个人一起相处了有二十多年,彼此都见证了对方从一个走路蹒跚的幼儿到手起刀落的杀手。变化太大,他和凯莉在翻看以前相册的时候甚至都会怀疑照片上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唯独金,小时候是什么样,长大了就还是什么样,横冲直撞,认定了的事便绝不会轻易的改变,明明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却还像个没有度过中二期的少年。

  再者,他们三人组是鬼天盟里绝对的存在,任务精准率高达99.9%,仅次于嘉德罗斯一伙人。很多人都说他们和嘉德罗斯小组是可以势均力敌的存在,可是紫堂自己知道,他们三人组,是完全不可以分割的,因为以金为主攻这个概念是早已烙印在脑海里了的,他和凯莉辅助就好。

  而嘉德罗斯小组则是随意的,三个人组成的队伍每一个都实力逆天,即使拆开来,也不知道比他们好了多少。

  所以,于情于理,紫堂都不希望金发生什么意外,更不想看见他那张脸上挂着难看的表情。

  并非没有阻止过金,可到最后他和凯莉连嘉德罗斯都叫来了也没能组织金和格瑞领到那个红色的小本本。

  幸而已经过去三年了,格瑞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金的笑容比以前的更多了,名为幸福的情绪总是在他身边围绕,而且,现在的金三句话中绝对有两句半的格瑞。

  这么说吧,给金一个舞台,金能把格瑞吹天上去。

  最糟糕的事没有发生就好。紫堂总是想,起码现在格瑞确实没有让金流过一滴眼泪。

  除了在床上的时候。

  TBC

评论(8)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