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还是冷的好

叶神明妃少爷罗洛金小吉痴汉
沉迷凹凸all茂all昴
出久真的好可爱啊QAQ
不黑不吹
腿肉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
从来没有填完过一个坑
有一个当画手的梦
可是连火柴人都不会画
争做一条永远躺在坑底的咸鱼
共勉
测试卷的坑估计会弃……寒假会开末日PARO的all金铃索……

【all金主嘉瑞金】期末测试卷(2)

○突然的放飞自我

○领了男主剧本的嘉德罗斯和一直拿着女主剧本的金

○你的好友【格瑞】下线

○流水账+侨情+重度OOC

○教你怎么乱用成语与词语

○反正我是没有见过像我文里这样的嘉总

○越来越短小了QAQ

○前篇指路(1)



单元测试卷<一>   暖阳



D2

  金上课的时候意外的认真,特别是在上凯莉课的时候。嘉德罗斯也是,不过自从金成为他同桌之后就多多少少有些心猿意马了。他无论在上什么课的时候都会紧盯着黑板,十分钟过后就开始紧盯着金,直到下课。

 对于金的认真其实嘉德罗斯是十分惊讶的,他和金从小学开始就是同桌,小学时候的金总是在前半个学期老老实实的做笔记听课,到了后半学期就会选择趴在桌上睡觉,丝毫不畏惧。初中时候的金开始懂得害怕老师,上课时总是紧绷着神经强忍着睡意,可无奈上下眼皮子相亲相爱不想分开,于是不过多久金就会睡死过去,当然,因为这件事金的姐姐秋经常会来学校喝茶。

初三的时候,班级里总会弥漫着一股迷之酸臭味,嘉德罗斯经常能在下课或是老师不在的时候看见班里的几对男男女女耳鬓厮磨,恩爱的很。毕竟到了初三,能不能在同一个班暂且不说,能不能在同一个学校都是问题,啊,比如说坐在他前面的那个女生成绩非常好,进重点高中是妥妥的了,可是和她交往的那个男生却不可能,于是嘉德罗斯和金总能看见那个女生拿着纸巾偷偷擦眼泪,颇有一种林妹妹的风范。

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嘉德罗斯察觉出了自己对金的感情变化。

可是一个初三的孩子,即使周围有数不清的教材,他依旧把那种感情归类为了,同伴之间的友情。

然后确定感情就来了。

那天秋有事出门,金和格瑞两个人留着守家,可是到吃晚饭的时候,格瑞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学校里出了什么事儿,和金解释过后就匆匆忙忙的走了。那时嘉德罗斯就藏在门外,格瑞走的急,没有看见他。

他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明明只要轻轻敲三下门,金就会邀请他进来,或者回家去拿秋给他的备用钥匙,总之就是不用守在门外。

可他就是不愿进去。

不想看见金对格瑞笑的样子。

一向狂傲的他落荒而逃。

回到家的时候,祖玛正在和他的妈妈一起看电视剧,女孩子嘛,都爱看那些狗血的爱情片,嘉德罗斯闲着没事,便坐在沙发上和两个女孩同时看了起来。

内容正演到全剧最虐狗的地方,男女主角解开了误会,此时正在互相倾诉衷肠,台词甜的不忍直视,可绕来绕去,终归抵不过一句“我喜欢你”。

对,我喜欢你。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金明显松了一口气,之前他在登格鲁校的时候课程难度没有这么高速度也没有这么快,尽管为了考进凹凸他加强了学习力度,可对于凹凸的教学方式还是有那么点点不适应。

而且,他总能感觉到有一道视线一直粘在他身上,盯的他背脊发凉,丝毫不敢松懈。

“啊!终于下课了。”金站起来,抬脚冲出了教室。

 坐在嘉德罗斯前面的雷德见金走后立马转身,从课桌里掏出手机,解锁后放到了嘉德罗斯的面前,“嘿,现在学校里都在传你和金的事呢。”

嘉德罗斯瞥了一眼,粉红色的板块——来自校长的恶趣味,首页上一个个标红的帖子,无外乎都是这样:

#救命!来自外校的情敌要和我抢男神但是看到情敌的那一刻男神成为了我的情敌!#

#啊啊啊啊那个新生什么来路一来就抢我老公啊啊啊啊啊!#

#格瑞聚聚成为老妈妈是为何?接下来带你走进大佬不得不说的故事#

每个帖子的标题都标新立异,博人眼球,可点进去之后就是一些快被说烂了的话题。

“你很无聊?”嘉德罗斯把视线移开,对着雷德说道,“祖玛收下你的巧克力了没?”

雷德把手机收起,沮丧的摇了摇头。

“加油,韩跳跳。”嘉德罗斯说。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金才匆匆忙忙回了教室,坐在位置上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然后慢悠悠的从书立上拿下课本,等待老师的到来。

“干嘛去了?”嘉德罗斯问道。

“去上了个厕所,遇到了一些意外。”金回想起下课时候的经历,不由感叹凹凸的学生真是热情。

嘉德罗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这个时候老师抱着书本走进了教室,见金一副认真的模样,就住了口。

金在听课,金在认真听课,金在老老实实的听课,然后睡着了,睡着了睡着了……围观全过程的嘉德罗斯差一点笑出声来。

实际上他真的笑了,引得前排的一红一绿回头确认一下他们老大是不是脑袋突然缺了根筋。

老师的注意力倒是没有转移到这边来,嘉德罗斯便小心翼翼的把金桌子上的书立换了一个地方摆放,刚好挡住老师投来的视线,这样金就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一节课。

他也可以安安静静的看一节课。

像个身处暗恋中的小女生。

实际上现在的嘉德罗斯也正是这样,不过他是纯爷们儿。

 

 

 

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的时候,姐姐还没有离开他,他坐在小板凳儿上,看着姐姐借着昏黄的灯光在纸上写写画画,过了好久才大功告成,将那张纸举到了金的面前——是一张地图。

然后画面忽的一转,来到了他在凹凸学校门口徘徊的时候。平面示意图就立在那儿,他对着姐姐的地图看了好久,可就是看不懂,晃荡许久之后才决定打电话。

他首先打给了姐姐,电话的忙音响了很久,然后终于被接通了,他欣喜若狂。可电话那头却不是姐姐的声音,那个陌生的声音混杂着微微的电流杂声,冷酷的说着:“请问是秋女士的家属吗?秋女士发生了意外事故……”

他把电话挂断了,准确的说,他醒了。

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教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迟钝的脑子转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睡了一节课,估计开餐铃已经打了有一段时间了,现在跑过去应该没有什么菜留着了。

“哟,渣渣醒了?”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

金望过去,发现嘉德罗斯正倚靠在门框上,手里还提着一盒盒饭。

“醒了就起来吃饭。”嘉德罗斯又说,走进之后将盒饭放在了金的桌子上,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温习课本。

 如果这是少女漫,此时金应该脸红的像个番茄,然后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谢谢,而嘉德罗斯则会假装没有注意到那句谢谢,捧着本书一本正经。导演会在这个时候让鼓风师打开鼓风机,让风从窗户吹过,形成空气对流。摄影师则会打开滤镜给荧幕前的观众营造出一种粉红色的氛围。

  但很不巧这是现实,金只是随意道了个谢接着就开始大快朵颐,嘉德罗斯也是真的在看书,因为上节课痴汉了一节课,结果啥都没有听到。

 

 

雷狮准备出门的时候金恰好回来了,出于好心提醒了一句:“近几天你和嘉德罗斯还有格瑞走近一点,不要自己单独行动。”说罢就提着他的雷神之锤匆匆走了,徒留金一个人在原地诧异。

此时在凹凸学院官方论坛的首页上,一个飘红的帖子格外的显眼,标题和其余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惊!Nili格瑞聚聚的发小是传说中隔壁登格鲁的大魔王!!#

 

我觉得吧,第一章说的大魔王这事的澄清一下是吧……好了我就是没脑洞了想扯点陈年旧事w嘉总的性格自己看了第二遍都看不下去QAQ太侨情了QAQ想修改结果不知道咋修QAQ所以请一定要在评论区告诉我怎么改QAQ【ps.如果生地没考好这就是最后一次更新啦QAQ】

评论(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