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还是冷的好

叶神明妃少爷罗洛金小吉痴汉
沉迷凹凸all茂all昴
出久真的好可爱啊QAQ
不黑不吹
腿肉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
从来没有填完过一个坑
有一个当画手的梦
可是连火柴人都不会画
争做一条永远躺在坑底的咸鱼
共勉
测试卷的坑估计会弃……寒假会开末日PARO的all金铃索……

【all金主嘉瑞金】期末测试卷(3)

○搞事结束x其实并不存在搞事

○解释一下第一章的开头x

○感觉自己飞得越来越高

○大写的OOC

○其实我在写悬疑剧

○私设有,错字有,成语词语乱用有

○本章cp应该不是很明显吧xxxx

金的女主剧本不想给他换了

前篇指路(1)(2)


单元测试卷<一>      暖阳

D3

  金看到的那个帖子的时候第一时间的反应是,凹凸和登格鲁隔了几条街的距离LZ究竟是怎样把它说成隔壁的?

  一般人在遇到自己被黑的时候通常都会有那么六种情况:

  第一种,哭哭啼啼大吵大闹的澄清自己表示自己真的超委屈

  第二种,哭哭啼啼大吵大闹的把开贴人打死

  第三种,外表镇定内心慌乱

  第四种,超脱于世俗之外不在乎凡间之事

  第五种,本人太牛逼大风大浪都见过就什么好怕的了。

  第六种,什么都没弄明白。

  金大概就是第六种,你看他第一反应就知道了。但是说不明白不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金其实是不懂为什么要黑他,更不懂那些黑人的素材都是从哪个疙瘩里翻出来的。

 在经过紫堂幻的一番解释之后,金算是稍微明白了一点。可是根本不知道咋改啊,总不可能说和格瑞他们绝交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哦,上帝,别开玩笑了。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紫堂幻问道,“真的和格瑞他们绝交?”

 “能怎么办啊?”金无奈,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登格鲁究竟做过些什么,无缘无故就被黑了,连解释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还扯上了格瑞他们,他能怎么办,哑巴吃黄连呗,“要不就不管它?等一段时间过后就没人扯了吧?”

 “不不不不行,你可能不懂那群迷妹的战斗力和持久力。”紫堂幻道,“就隔壁那鬼天盟的会长鬼狐天冲,刚入校就坑了格瑞一把,结果两方的粉丝立马就撕了起来,一个学期,不停不休,什么陈年老事都被她们翻出来了。”

 “道理我都懂了。”金满面愁容,“但是紫堂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约在这鬼地方呢?”

 “这地方不好吗?”紫堂看了看周围黑漆漆的树木,“杀人灭口的好地方,别人绝对发不现咱俩。”

金无语。

“其实吧,金你也没必要这么担心。”紫堂说,“上次两方粉丝掐起来的时候惊动了丹尼尔主任,主任微微一笑断了一个学期的网,所以现在那群迷妹还是懂得适可而止,不会弄出多大动静的。”

“更何况,你还和丹尼尔主任和你姐姐认识,那群人就是想实施校园暴力也不行。”金的身边突兀的响起一个声音。

“……”突然的安静。

“嗯?怎么不说了?”凯莉微笑。

“我的妈呀紫堂你看活着的鬼!!!!!”金大惊失色,猛地站起朝紫堂幻那边蹿过去,帽子因为大幅度的动作从头上落下,露出一头乱毛。不难看出,金是在睡梦中被紫堂强行拉到自由之森来的。

“金金金金,不不不不能这么说,鬼鬼鬼都是死死死了的QwQ!”紫堂瑟瑟发抖。

“喂!什么鬼啊?看清楚了!我是你们的凯莉老师!!!”凯莉凑到两人的面前,从口袋里掏出小型手电筒,打开对着两人的眼睛就是一顿照。

“紫堂你快看这个鬼还自带圣光!!!!”金连忙捂住眼睛。

“不是的啊,金。”紫堂说,“是凯莉啊。”

“叫凯莉老师!!!”凯莉有些不满紫堂对她的称呼,一个手电筒朝着紫堂砸去,却被紫堂一躲,命中了后面的金。

“凯莉你大半夜的突然出现真的很吓人欸。”金看清楚是凯莉之后有些怨念,他的脑门上还有刚刚被手电筒砸出的红印子。

果然今天不宜出门。金想。

可是他忘了他是从寝室直接被紫堂拉出来的,不出门也没用。

“话说,凯莉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的啊?”金问道。

“因为我也看到了那个帖子啊。”凯莉将因为出汗粘在脖子上的头发分开,“晚上的自由之森可是杀人放火的好地方,你们想做什么不被别人知道的事儿只能来这了。这破树林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弄这么大,害得本小姐把整个森林都走了一遍才看见你们。”

“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但是凯莉,我们就呆在森里入口的十米处,你确定你走遍了整个森林?”紫堂说,然后成功获得了凯莉的白眼一枚。

“所以说到底该怎么办啊?”金不动声色的把话题拉了回来。

“你自己想清楚呗,是装哑巴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或是出面澄清,又或者和格瑞他们绝交,你觉得那种方法行得通就选哪种呗。”凯莉说,“提前和你说,如果装哑巴的话会让你在凹凸的这三年异常难过,出面澄清的话没有人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你说是吧,紫堂幻?”

紫堂点了点头。

“那我不就只能和格瑞他们绝交了……”金委屈,“可是那怎么可能啊……”

“怎么不可能,嘉德罗斯就是你同桌,格瑞的教室就在你的楼上,两个人都隔得不远,只要你对他们说两个字就行了,或者如果你说不出口留张纸条也行啊。你不是和他们两个一起长大的吗?他们不会不认识你的字吧。”凯莉说。

“那我还是装不知道算了。”金说。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凯莉说,“你装你的不知道,然后尽量每天跟着格瑞或者嘉德罗斯跑,这样的话有人想捉弄你都没辙。”

“但是你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跟在两人身边。”

“我说。”许久未说话的紫堂弱弱的开口道,“要不咱们直接把这件事儿告诉丹尼尔主任吧。”

“你是傻吗?”凯莉说,“你以为金的那点事儿对那群迷妹有什么影响???她们根本不会在乎金在登格鲁是怎样的,这明摆着是有人嫉妒金中途转校干得蠢事。金转校的时候登格鲁把动静弄得这么大,方圆百里没有人不知道登格鲁那个‘混世魔王’转校了。我们现在连开贴的人是不是凹凸的都不知道,你确定摆平了一次不会蹦出来第二次、第三次,然后弄得金整个高中都没有办法认真学?”

“……”紫堂没有说话。

“那就先装不知道?”金说,“装作自己不知道网上那个帖子,然后总会有人来问这是怎么回事儿吧。到时候就拿出事先拟定的回答来套,这样子应该就行德通了吧。”

“行,那就这么办吧。如果没人问的话就找托。”凯莉说,“那现在就开始拟定回答吧,反正明天上午放假。晚点睡没事。”

“行。”三人动作神同步般坐在了草坪上,紫堂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帖子,根据里面的内容进行提问。

“呃,首先,金,你对食堂里的五花肉莫名变成了土豆知不知情?”紫堂内心对这问题打了无数个省略号。

“哈?原来食堂里有过五花肉啊?那个采购的食堂大妈从来都只买土豆的啊。”金说。

“嗯。看来这个是扯淡的。”

“那么第二个,金你知道为什么没登格鲁的体育课总是会改成物理课这样的事吗?”

“不止体育课,他们连美术音乐班会自习也改,虽然我因为要考凹凸所以没意见。总之这件事完全是因为学校想抓成绩做的事啦。”

“看来这个是把不满撒在了‘异类’上啊。”

“第三,准备用去表白的玫瑰花被班主任发现并没收。”

“唔,这个好像是因为送花的那个人的同桌对花粉过敏,然后就被班主任发现了。没收的话,好像是因为那个班主任当天要和女朋友约会刚好没花,于是就把花给拿走了。”

“……”

“wifi突然没了信号?”

“登格鲁从来没有开过WIFI。”

“上体育课的时候突然下雨。”

“那得去怪天气预报。”

回答了一些问题之后,三人才发现这完全就是扯淡,把一些完全和金甚至是和人类挨不到边的事全部一股脑的丢在了金身上。更可怕的是,这么蠢的理由居然还有人信。

“最后一个,金你经常对自己出言不逊的人进行校园暴力。”

说到最后一个,那更像是扯淡了,就金那性格,校园暴力?简直就是胡扯。紫堂看向金。

“这个更不可能啦,他们说的那些打人的时间我一般都在睡觉啦。”金说。

“那么就这样吧,金,你在事情没摆平之前一定得小心,嫉妒之心可是很可怕的。”紫堂站起身,准备离开。

“不会的啦,凹凸的同学都很友好呢。”金也站起来,率先离开了。

 

 

 

 

金打开宿舍门的时候格外的小心,生怕弄出一点声响吵醒了那位喝多了酒的大爷。

他尽力的放轻了脚步,一点一点的向床位挪去。幸好在出门之前他因为要睡觉的原因洗漱了,不然等会儿宿舍里那打开水龙头时发出的噪音绝对能把他对面那位的·喝多鸡尾酒的·吃多了烤串的·脾气极为暴躁的·性格极为恶劣的·大爷·雷狮给从睡梦中拉起。

他可是还记得雷狮在校门口那家大排档和一群人干架时候的样子。

不消一会儿,金就已经挪到了床位边上,正舒了一口气,灯就被打开了,雷狮面无表情的站在开关处。

金内心暗叫一声不好,然后立马目光呆滞,原本要躺上床的姿势也立马变换装作正在梦游。

然后雷狮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脑袋顶上。

“刚刚格瑞和嘉德罗斯来找过你了。”言下之意,他们来找你,结果把总裁我吵醒了,总裁我现在真的非常不爽,快点想想怎么服侍我来平息我内心的怒火。

可是金骨骼清奇是个傻孩子,并不知道雷狮想要表达的意思,想着刚刚是装作梦游,被拍醒了就装作一副刚刚醒的样子,然后问道:“他们来找我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雷狮走到自己的床边上坐下,“你出去了怎么会知道。”

“我出去了?!”金‘非常惊讶’。

雷狮一个白眼过去,金突然就怂了。

“他们要我告诉你好好学习别想太多,不要上网,要沉迷学习不可自拔,不要乱跑,待在寝室教室就好。要记住,脑子要时刻保持清醒不要进水,不然那些水就会一直留在你的脑子里成为你将来高考没考好而留下的泪。”雷狮面无表情的说完一大段话。

当然格瑞和嘉德罗斯的原话不可能是这样的,雷狮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了‘小小’的修改和扩充。

这就导致了金现在开始怀疑雷狮看见的怕是嗝瑞和假的螺丝。

 

“喂,听说你开始是登格鲁的,怎么想要考到这儿来?”雷狮问了一个问题,丝毫不知这问题有多智障。

废话!是个高中生都想考这儿来好吗??

金学扶摇*翻了一个白眼,道:“凹凸比登格鲁好了这么多我为什么不想考这儿来啊。再说了,格瑞还有罗斯也在这儿,姐姐以前也是在这儿读书的,我当然要到这里来啦。”

“你姐姐?”雷狮看了一眼金,“叫什么名字啊?”

“秋。”

“什么?”雷狮貌似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名字。

“秋!秋天的秋!”

也许是同名吧,雷狮放宽心想,那个秋长得和金……雷狮又看了一眼金……woc好像!!!!!转念又想,金的性格和秋确实是大同小异的,秋也的确说过自己有一个弟弟。

“你知道你姐姐去哪儿了吗?”雷狮问道。

“不知道啊但是格瑞说姐姐就在这所学校教学,不过我在的这几年学校外派她出去了。”金回答。

“对对对对。”雷狮连忙符合,忽视了金那看智障的眼神之后闭上眼睛马上睡觉。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金把灯关了。

 

emmm首先扶摇翻白眼是来自墨香铜臭《天官赐福》里面的,侵权了会删x

然后我真的不是在写悬疑剧

年级分配是这样的:

格瑞,鬼狐高二

金,嘉德罗斯,紫堂,还有雷狮一伙人是高一

都处于下半学期

凯莉是老师x

最后,希望评论告诉我众人性格哪里不对,我要改啊QwQ语气怎样没关系的QwQ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我的错误之处,谢谢了QwQ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