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还是冷的好

叶神明妃少爷罗洛金小吉痴汉
沉迷凹凸all茂all昴
出久真的好可爱啊QAQ
不黑不吹
腿肉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
从来没有填完过一个坑
有一个当画手的梦
可是连火柴人都不会画
争做一条永远躺在坑底的咸鱼
共勉
测试卷的坑估计会弃……寒假会开末日PARO的all金铃索……

【all金主嘉瑞金】期末测试卷(1)

  ○为自己的速度感到震惊

  ○真是一坑未平另一坑又起

  ○少女漫画风,领了女主剧本的金以及流水账注意

  ○正文与标题无关,就是想写几个小年轻甜甜蜜蜜谈恋爱好好学习的故事

  ○这应该是长篇吧x

  ○文笔有毒,人物属于七创爸爸,重度OOC属于我

  ○愿创世神保我生地会考上185


  单元测试卷<一>   暖阳


D1

登格鲁学校有一个出了名的大魔头。

传说这个魔头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在学校极少发现此人的踪迹,偶然在小树林碰见,也会被其一头灿烂的金发夺去全部视线,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据相关者称,此人作恶多端,如果食堂里的五花肉莫名变成了土豆,体育课突然改成了物理课,准备用去表白的玫瑰花被班主任发现并没收,WiFi突然没了信号,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突然下起了雨,那多半和此人脱不了关系。

登格鲁校学生众多,一个学生知道后不出半天全校就都知道了,不明所以的学生把厄运全部算在了此人的身上,一代传一代,刚开学一个月,魔头便臭名远扬,让人“敬”而远之,如果在路上遇到,恨不得马上一个闪现或是立马回城,总之就是有多远避多远。

然而其实大部分学生连魔头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

近几天的一个消息让全校的人都为之沸腾,因为魔头要转校啦,要转到离着隔了十万八千里的凹凸学校去啦,再也不会有倒霉的事降临在他们头上啦。于是,在魔头收拾书包和姐姐离校的那天,全体学生们挥着手帕含泪告别,还顺便让校园广播播放一首《千里之外》,场面十分隆重,让周围的吃瓜群众们不明所以。

 嗯?你问我魔头叫什么名字?

 拜托,这可是一道送分题啊!听好了啊,他叫

 金。

 

 

凹凸高校属于在全世界排得上名次的学校,明明只是一所高中,却教出了数不清的精英,碾压许多大学,获得数不清的荣誉,是全部初升高的学生们首选的对象。

近几天,凹凸高校传出了一件大新闻,高二的年级第二格瑞的发小要转来凹凸啦!

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全凹凸的人都震惊了,纷纷对此表示难以置信,年纪第一的高一扛把子嘉德罗斯甚至扛着他的大罗神通棍旷了凯莉dalao的课当着教导主任丹尼尔的面与格瑞大打出手。

据悉,那天的课上,凯莉dalao生生的捏断了一盒的粉笔,主任丹尼尔大手一挥宣布周末不放假。于是那一天,小萌新再一次回想起了被dalao支配的恐惧以及连周末都不能放飞自我的悲伤。

反观我们的两位当事人却选择当一个吃瓜群众。每当有人在其面前提起时,格瑞聚聚选择无视然后拿起40m的烈斩允许肇事者先跑39m。而嘉德罗斯却会选择给肇事者一个白眼,然后他身边的一红一绿就会让其再也不能出现在嘉德罗斯的面前。

所以发小到底到底什么身份真的很令人好奇又捉急。

于是在万众瞩目之下,发小来到了这里。

嗯?你问我发小叫什么名字?

我的天,这和上一题一样都是送分题啊!听清楚了啊,他叫

金。

 

 

 

金是在凹凸的学生们还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来到学校的,他拖着一个行李箱走在石子路上,车轮与突起的石子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在空无一人的地方一时被扩大了无数倍。

金走着走着就突然停下了,他已经在这个地方绕了无数次了,前面那棵松树他已经看到过10次了,还不包括他没有注意到的那几次。是的,金迷路了。他从兜里拿出一张被汗水湿透的纸,纸上模模糊糊能看清楚一些字迹,大概就是一幅地图。

“姐姐给的地图是不是出错了?我怎么还没走到啊。”金看着那幅地图出神,“凹凸怎么那么大啊!”

  他往前走了几步,在有树荫的地方蹲下,过了一会儿之后又站起来,坐在行李箱上。似乎又觉得行李箱坐着不舒服,又蹲下,蹲了一下之后腿麻了,于是又站起,重复几次之后终于让躺在树上休息的雷狮大笑出声。

 “喂,你笑什么啊?”金被突然响起的笑声吓到,抬头看才发现树上躺了一个人。

 雷狮从树上一跃而下,对着金道:“新生?迷路了?”

 金点点头,想着这人会不会带他去找教室,结果这人却笑的更厉害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人是不是傻,学校门口有平面图啊。”

金感到委屈,他看见了示意图,但是他看不懂。

“你不会是看不懂吧?”

 金觉得膝盖莫名的疼。

说实在的,本来按照学校安排的行程金本该在上午八点就准时到达班级,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就该坐在位置上老老实实的听课。可是现在已经十二点了,金是七点出发的,他已经迷路了五个小时了,排开刚才在石子路上的兜兜转转,他在校门口还晃荡了三四个小时。

在金意识到自己迷路了的时候,他是想过打电话求助的,可是打电话给姐姐,没接,准备打给格瑞,又担心他现在正在上课,打过去估计格瑞也不会理会,最后的最后金准备打给嘉德罗斯,看到通讯录名字的一瞬间,他放弃了。

雷狮觉得他可能打击到小萌新了,因为此时的小萌新【注意雷狮视觉开启】低着头,张扬的金发一下子变得柔顺,嘴巴嘟起,似乎有一点小可爱。于是他决定帮小萌新一把,就在他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的一瞬间——小萌新的电话响了。

雷狮发誓他有那么一点想爆粗口。

“格瑞?”金开口。

雷狮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

“我没有看见罗斯啊。”

完了这名字更耳熟了。

“我在……我大概在进校门的不远处吧?”金说道,“标志性的建筑物?这周围只有树啊。”

“旁边倒是有一个人,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带路的。”金又说道。

雷狮好奇的看了看四周,谁啊?谁不愿意带路啊?

“那好吧,拜拜。”小萌新终于挂断了电话。

 雷狮再次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然后小萌新拉着行李箱走了,走了,走了……

 “喂——!”雷狮下意识开口,“要不要本大爷带你去班级报道啊。”

 萌新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冷漠道:“不了,谢谢,再见。”说罢便拉着行李箱走了,留给雷狮一个潇洒的背影。

雷狮头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除了船居然还有他得不到的东西,那就是,保洁小妹……啊不是剧本拿错了。那就是,进校就给他留下一个背影的金。

 

 

 

格瑞想起金今天要转来这里的时候他正在吃饭,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他将筷子放在餐盘上,看着旁边的牛奶心里默默地下了一个赌,他那个发小……一定是又双叒叕迷路了。

解开手机锁屏之后蹦出来的就是金那张哈哈大笑的傻脸,傻脸的下面就是通讯录,点开之后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金,摁了下去之后没几秒钟就有人接听了。

“金?”

“格瑞?”对方说道。

“你迷路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但格瑞知道金一定是傻乎乎的点了点头,并没有意识到他接收不到这个动作。

“你没有看见嘉德罗斯?”

“我没有看见罗斯啊。”

“你在哪儿?”

“我在……我大概在进校门的不远处吧。”

“周围有没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物?”

“标志性的建筑物?这周围只有树啊。”

格瑞已经得出金的大致方位了,没错金一定就在离校门有八百多里远的自由之森。

“那你找个地方坐着休息,我马上过去找你。”说罢他便匆匆挂断了电话,端起牛奶一口气灌了下去,动作迅速的将餐盘和筷子放回回收区,然后匆匆离开了食堂。他的脚步飞快,甚至带起了一丝风,那风吹呀吹呀,吹动了周边少女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加速跳动的心脏。

绕过三栋教学楼之后格瑞总算走到了目的地,所幸是秋天向冬天过渡的时候,天气凉爽,即使在艳阳下疾步行走也并不会感到过分炎热,不然一身大汗走金面前去多尴尬。

刚进入森林没多久格瑞就看到正坐在石凳上点头的金,原本戴在头上的帽子早已随着金的低头落在了地上,行李箱放在一旁,上面放了一张纸,为了不被风吹走金特意的拿手机压在了上面。

快步走近。

“格瑞?你来了啊……”格瑞刚走到金面前对方就醒了瞌睡,边揉眼边抬头确定面前人的身份。

“先起来去报个道,等会儿有的是时间睡。”格瑞一把拉起金,将落在地上的帽子戴在金的头上,抓住一旁的行李箱,扯着还迷迷糊糊完全不在状态的金向教学楼走去。

 

 

“迷路?”老师抬头,金丝边眼睛下的脸写满了“你在逗我玩儿吧”的表情。

“是的。”格瑞肯定道。

“那好吧。”老师低下头,在纸上唰唰唰的写满了一行字,“先去班里找一下位置吧,等会儿再去宿舍看看。”

“谢谢老师。”格瑞道过谢之后就拉着目光呆滞至今都没有从梦中醒过来的金离开了办公室。

“醒醒。”格瑞拍了拍金的脸,“你和嘉德罗斯一个教室,和他坐同桌可以有个照应。”

“嗯?”金瞬间清醒,“不不不不不不我拒绝我拒绝。”开玩笑儿,和嘉德罗斯坐很怕做错了事儿被他的威压直接粉碎成渣啊。

“很不巧。”格瑞环顾教室一圈,宣布了一个惨痛的消息,“貌似只有他身边有位置了。”

“别那么怕他。”格瑞将空位置上嘉德罗斯的书毫不客气的丢到书主人的抽屉了,然后把老师给的新书分类,常用的放在桌子上拿书立立着,剩下的类似于练习册一类的东西放进了抽屉,“他不会欺负你的。”

“所以说不是这个问题啦。”金说道。

“那就没关系了,走吧,带你去看看寝室。”格瑞拿纸巾擦了一遍金的课桌椅,拉着金准备走人。

 “等等等。”金连忙拉起一旁的行李箱。

 

 

雷狮觉得这大概可能一定就是命,一个小时前他在树林里遇到的保洁小妹……啊不是,小萌新,居然和他成为了室友,当他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看见寝室的门打开然后格瑞拉着金进来的时候,他的心里唯有一个表情包可以形容【惊不惊喜?意不意外?.JPG】

然后他看着格瑞忙前忙后的帮保洁小哥整理床铺,收拾行李,对金嘱咐了一堆话,对一脸懵逼的他留下一个【类似于】威胁的眼神之后离开了寝室,金倒头就睡。

等等等等,感情那传闻是真的啊。雷狮惊讶,他和格瑞不太熟,顶多是同属于学生会的成员,匆匆见过的几面再加上那些处于青春期少女的对话影响下,雷狮对格瑞的初步映像就是:比我六【一点点】,比我高冷。

 所以当传闻传出的时候他根本就没信,他一不信连带着他那个四人小队“雷狮海盗团”一并不信,在那个时候已经算一股清流了。

然而今天好像颠覆了他的认知呢,瞧刚刚格瑞那样,这已经发小之间正常的互帮互助了,这TM是在当媳妇儿养啊!!雷狮内心吐槽。

他和金的的床铺都是靠窗的,所以格瑞走的时候顺便开了一下窗户,此时凉风习习,吹动白色的纱帘,偶尔飞起挡住金睡着的脸。

少女漫的情景一向令人心跳加速,但是雷狮的心里只有一句话:

看来霸道总裁和保洁小妹的故事是没法上演的了。

麻麻我发现了一个崩坏的雷总,只出现在对话里的嘉哥和一个老妈妈式的嗝瑞。

我觉得得说明一下,格瑞和嘉德罗斯都是金的发小【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写嘉哥怎么喜欢上金的QAQ】,在文章的一开始,格瑞是不知道自己喜欢金的,以为自己和金的一切举动都是出于发小之间的互♂帮♂互♂助,而嘉哥是已经明白了自己对金的感情的。

另外,我动画党,所以在动画里面没有出现过的人物都不会在本文出现。

最后悄咪咪说一句,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文章纯属瞎编,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的


评论(16)

热度(192)